中国神奇科技让“沙漠变良田”?这事争议很大(转载)_国际 …

时间: 2018-06-09 23:44    来源: 未知   
点击:
“用胶水让沙漠变良田”技术又引发了一轮狂欢,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类似于“水变油”的骗局。沙漠治理领域的业内专家怎么看?  记者 白竟楠  近日,一篇“让沙漠变良田”的新成果在网上广为传播,并引起热议。这是重庆交通大学力学教授易志坚带领研究团队的一项研究成果,他们经过7年的反复试验,研发出一种可以让沙漠变成土壤的黏合剂,点沙成土,并将这一发现运用到"沙漠土壤化"生态恢复技术中,并取得成功,已经将4000亩实验沙漠成功改造成良田。该科研成果已在相关权威刊物上发表。  让我们来看看是什么神奇的科技:  沙漠和土壤的根本性质差异,是力学差异:土壤微粒之间都有作用力,能够构成一个整体,而沙子之间是松散的,没有这种力。易志坚他们要做的,就是用一种粘合剂,赋予沙子颗粒这种力,这样就可以把沙漠变土壤。  只要添加这种植物性纤维黏合剂,再加入水,沙子就能获得与自然土壤一样的力学属性。这种土壤颗粒间存在的特定约束,就是万向结合约束,简称ODI约束。它可以让土壤具备自修复和自调节能力。  只要将沙子混合黏合剂,再添加适量的水,只要两分钟,金黄色的沙子就变成了深褐色的土壤,用手抓起来也不会散掉,把水倒入围起来的凹坑里,水也没有流失。  来看看更详细的视频:  你没有看错,就是这神奇的科技,可以让沙漠瞬间变成良田。  据报道,目前,中国科研团队已将"沙漠土壤化"生态恢复技术用于内蒙古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25亩试验地中,并取得成功。  经施工改造后的沙体当即固定,并表现出持久的抗风蚀能力。试验地种植了70多种植物,长势旺盛。  成果介绍中表示,这项技术具有成本低、易施工等特点,大规模改造成本约为每亩1500元至2700元。一次改造后即可持续耕种,且后续种植对土质具有提升作用。  然而,针对这项研究,网上出现了质疑的声音,有说这项技术其实就是“水变油”的骗局,也有说这项技术并不能真正解决沙漠治理问题的,等等。那么,这项能“点沙成土”的技术是否真正有那么神奇?是否是能挽救土地荒漠化的有效手段?易志坚教授本人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不过记者采访到了包括专家评审组组长在内的多位沙漠治理领域业内专家,来听听他们对这项技术的评价。  中国科学院兰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风沙物理室主任屈建军:  沙漠缺的是水而不是土  屈建军  中国科学院兰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  风沙物理室主任  中国科学院兰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风沙物理室主任屈建军作为专家组组长,在力学治沙专家座谈会上听取了重庆交通大学项目组“沙漠土壤化的原理与实践”成果汇报,在他看来,这项技术还存在许多科学“硬伤”。在评审中,他也代表专家组给出了保留意见。  屈建军总结了技术的三点问题:  问题1:文章中提到通过粘结剂和保水剂快速让沙变土壤不科学。土壤不是土体,土壤是由有机质、微生物、团粒结构和总氮、磷、钾等组成的复合体,土壤形成往往需要上百年甚至千年。而沙漠里沙主要成分是石英(二氧化硅),各沙漠硅的含量在55%-60%范围,土壤硅含量要低得多,一招让沙漠硅元素变成了其它元素,明显误导公众了。要突破物质不灭定律、能量守恒定律及传统化学反应,目前学界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问题2:原生沙漠是地质时期形成的,是荒漠生态系统,是一种一种生态系统,他和湿地生态系统,和森林一样都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一环。治沙不是消灭所有沙地,不能把全部沙漠都变绿洲,否则,地表下垫面均匀一致,反而无法形成气压差,不利于形成空气流动,进而影响水分的运移。从另一面可能恶化了区域气候,利弊需要权衡。  问题3:沙漠在土壤分类中也被称为风砂土。流动沙地在某种程度上自身具有保持一定水分的能力,它们中也含有一定的灰分元素和氮素营养物质,并含有参加转变氮的全部主要微生物的细菌,而且,流动沙地乃是不同地表物质被风搬运、分选、堆积的结果,其肥力因素还有着外源性特点,因此,它们具备肥力特征。因此,从土壤肥力和支持植物生长的观点,国内外学者认为流动沙地也应该叫土壤。  “所以,沙漠也是一种土壤,沙漠缺的是水,而不是土。有水就有绿洲,无水就是沙漠。只要有水,以现代微灌(滴灌、微喷灌、涌泉灌)技术为核心的沙漠农业技术,可以使沙漠马上就成为优质高产田。”屈建军说。  应该说,盲目的绿化沙漠是错误的,试图变大面积将沙漠为良田同样是错误的,也是不可能的。  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杨文斌:  并非“水变油”式的骗局,但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杨文斌  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的秘书长  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的秘书长杨文斌认为,这项研究不是“水变油”这种空穴来风的科学成果,但是其研究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而且对于这项成果的宣传存在很大问题,沙漠是不可能变成绿洲的。沙漠是自然状态下存在的一种自然形式,人类应该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不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时代,想要把天然的沙漠改成良田也是一种可笑的想法。  对于一项研究来说,需要有实验室的结果,还要有基础性成果,还需要实地的实验结果,也就是大面积的区域实验,区域实验完成之后才能开始推广,即使区域实验有了初步成果,也不能说这是一项可以推广的技术。易教授团队所做的4000亩实验在普通人看来面积广阔,但是对于荒漠化研究来说,4000亩的面积太小了,根本不算什么。这项所谓的成果也到不了大面积推广的阶段。  “我们的一个实验项目累计实验412万公顷,相当于6180万亩,我们这才是一个初步的实验成果。”杨文斌说,“即便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人类也不可能把大面积的沙漠变成良田,如果真的让我国大部分沙漠都变为良田和植被,会导致大气环流发生变化,这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我国塞罕坝是一个成功“变绿洲”的典型事例,但其中一个概念先要搞清楚:塞罕坝所在的半干旱地区是沙地,而不是沙漠,沙地和沙漠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态系统。塞罕坝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荒化土地,是因为人为原因而退化成沙地,所以,在人为的努力下可以恢复植被。  而且,沙漠如果有水的话,根本不用治理就会变成农田。杨文斌说:“沙漠是最好的土壤,就是缺水,只要有水就是好土壤。如果沙漠有水,就不用做任何工作,就可以直接种植了。在沙漠上安装上灌溉设备并保持植被一定密度生长,是现在科学家在着力解决的问题。”  因此,1985年杨文斌从进入内蒙古林科院之前久已经开始研究“水”的问题,并提出了治沙的“两行一带”模式。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  项目有可行性,技术成熟之后可大面积应用  彭应登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认为,“让沙漠变良田”技术具有可行性。  彭应登说,沙漠要变成农田需要具备几个特点:首先,要改变沙漠的性状,使其能够保水、保肥。沙子在通过物理性状的改变后是可以实现的,而且不会产生二次污染。第二,这项研究跟“水变油”不一样的是,其有科学理论的支撑。第三,和伪科学和民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有实验支撑,至少有实验验证结论,不是像民科的“空穴来风”。因此,彭应登认为应该可以在技术成熟之后大面积应用。  因为易志坚团队所进行的研究是从植物中提取出一种植物纤维黏合剂,将这种黏合剂倒入沙里,加入适量的水搅拌,就可以让沙子像土壤一样具有约束力。这个理论逻辑是可以理解的,也符合土壤对保水保肥的要求,符合土壤的特性。  不过,要大批量的应用在沙漠改良中,先要解决改良后的土壤是否可以长期保持特性,能够禁得起时间的考验。而且目前通过植物来提取成分制成粘合剂成本较高,如何能通过大规模的批量生成降低成本,才有大面积应用的可能。  我国目前的沙漠形成有的是自然条件,而有的是人为因素,特别在靠近河套地区的一些沙漠地带确实是人类破坏植被造成的,所以可以分门别类地对沙丘和沙地进行改造,对于人类过度开采造成的荒漠化地区可以优先修复,这些地区曾经也有绿植生长的基础。所以,沙漠的改造的关键在于应该分类分区,而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月球与行星地质研究专家郑永春:  作为一种探索未尝不可,但是推广成本太高  郑永春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  月球与行星地质研究专家  “研发者是交通院校教授,对土壤和种植等农业方面的科学技术了解的不够。在我看来,利用植物纤维黏合剂‘沙漠变农田’的技术,有点像混凝土的技术,就是用纤维锁住砂砾之间的联系。”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月球与行星地质研究专家郑永春说。  沙漠治理最关键的因素是水,在沙子里加入水,其他什么都不用加就一定会长出作物,因此,研发者在沙子中加入纤维、有机质、水,是一定能够长出东西的,这并不稀奇。正因为有水在其中,才能长出作物,并不是因为其它物质,如果没有水,就算沙子变成土壤也没有用。  郑永春说,这些年,我国的科学家一直在致力于研究治理荒漠化,科学家们开发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麦草方格”固沙法;利用蒿属植物进行沙漠治理;建设穿沙公路;围栏封育,建设“草库仑”等等。在这诸多荒漠改良技术和防止土地沙化技术中,这位研发者的方式成本并不低,效率也不高,只是许多探索中的一次尝试,远远谈不上突破。  郑永春认为,作为一种探索未尝不可,如果按照现有媒体的报道——“中国科学家要发大招”、“中国的沙漠要变良田”就太夸张了,不客观,这种治理方式在实际应用中很可能行不通。而且其中的植物纤维很可能几年之后被风化,被改造的沙漠可能还会再次退化。  而且,根据我国补贴治理沙漠的政策,国家林业局下拨的相应的财政支持大约在300-500元/亩,剩下的部分自筹。据现有报道,易教授试验区“沙改土”成本在2000元/亩至5000元/亩之间,成本已经很高了,如果扩展到万亩级别,成本就更高了,或许不能排除利用项目获取不正当资金的可能。  来源:《北京科技报》做过农业的都知道,土壤类型保不保水对产量影响极大,易志坚教授的成果就是改善沙漠土壤的保水能力,有效是毫无疑问的,关键是成本!如果成本像新闻报道的那样低,那肯定是了不起的发明。那个屈建军估计是个砖家,对农业毫无了解其实当然会影响大气环流,水就这么多,你沙漠变绿洲了,那其它地方就会缺水了,这个没有问题,水主要产生于海洋的蒸发。所以说这个技术不能说完全是水变油的闹剧,可以局部推扩,的确不适合大规模推广。评论 风隐尘:地球能够随载的人就这么多,现在人类七十亿,那人类就会让不少动物死,让不少资源枯竭,如果再增加到一百亿以上,那沙漠化的地区更多,人其实就是地球最大的害虫和污染者。所以现在不要动什么让沙漠变绿洲的瞎想了,想一想如何让人类停上继续大量增加了。这才是大问题。这是大家共识,没有水,啥都做不成。  从该技术的介绍来看,要使沙子粘合一起,必须加水。  所以其适用范围就受到很大的局限。  在塔里木盆地中心地带,哪里找淡水?  即使抽地下水,也都是苦咸水,根本不能用于种植。  归根结底,必须先把水调到沙漠,然后专家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治沙关键还是要有水,没有水,良田也会慢慢变成沙漠。  上次中央电视台报道,有个人,抽取大量的地下水在沙漠上种小麦,我只想说这是胡鸡巴干!易教授这个办法可以把沙固定住,也有积极意义,就是成本太高;还不如把黄土高原的“胶泥”运到沙漠,效果不会比这种“植物胶”差,而且便宜得多。从陕北到河套地区沙漠,距离也不太远。从陕北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交界处把黄土拉到沙漠,改造沙漠成良田;这不是新鲜事,当地人早就这么干,效果也明显。  黄土高原的土粘性较大,但为什么黄土高原水土流失较大呢?请看著名专家朱显谟的研究成果:  1.在我国黄土高原的黄土中凝聚降落的“细粒团”较多。  2.这种细粒团粘性较大,较重。  3.这种细粒团中植生硅、铁、铝、钙、镁等矿物元素的相互作用促进了粘粒胶膜的形成。  朱显谟院士的结论是:黄土区的土壤侵蚀是以冲刷或推移为主,悬移或流失极少,因为粘粒并未悬浮分散而仍凝聚在一起。这种情况就为他在1980年前提出必须把土壤抗侵蚀性分别为土壤抗蚀性和抗冲性二方面来研究的理论依据。同时也不难看出,当时土壤抗冲性研究的提出必将成为研究土壤侵蚀机理的巨大推动力。  您只要到河套地区问一下沙漠边缘的人就知道,这种“植物胶”还不如当地的黄土方便、有效。而且,黄土不要钱,只要点运输费。按砖家意思办吧,别绿化了,让全世界都变成沙漠。  我提个小建议: 先把砖家放沙漠中间生适十年。  再帮砖家定个小目标: 找出全人类在全沙漠状态下生活的方法。  最后请砖家做二小课题:   1.人类在沙漠化状态生活幸福指数优于在绿色植物中生活。  2.古代的绿洲可变为沙漠,现在的沙漠为何就不能变为绿洲?别给我说影响气候,那太远,就像人吃了饭,始终会饿一样。是不是因为会饿,那我就不吃饭呐?杨文斌的沙漠定义肢解否定了屈建军问题1中的沙漠定义;屈建军问题2是沙漠变成良田后可能的恶果,与沙漠变不变的成良田没有丝毫关系,与易志坚的科研成果毫不相关;屈建军问题3明显在偷换概念,易志坚的科研成果就是能不能把沙漠变成土壤种植植物,管他沙漠在科学定义上是不是土壤,用这种偷换概念的方法否定别人的成果典型的学术霸权行为。杨文斌的说法相对温和,还不够公正,尽管4000亩的面积太小但不能否定别人技术上的可行性,只能说在大规模推广上没有说服力,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同样,人类需不需要把大面积的沙漠变成良田、生态环境允不允许把大面积的沙漠变成良田不是易志坚的科研成果关心的问题,不能成为否定别人成果的依据。如果因为人类不需要把大面积的沙漠变成良田、生态环境不允许把大面积的沙漠变成良田就否定别人的成果,以前那些草方格之类的沙漠改造技术是不是都该否定?郑永春用“加入纤维、有机质、水,是一定能够长出东西”的理由直接否定别人研究成果,并进一步用其它人方法与表示易志坚方法达到的效果一样来否定易志坚研成果,无视易志坚项目研究目的是为了怎么更快速、更高效、更较低投资的治沙而不是治沙后的土壤成分与种植效果与别人有啥不一样,典型的为了否定别人没理由找歪理。科技成果的专家鉴定非常神秘也非常隐秘,神秘在于由于其学术型特征,鉴定对象的学术能力和水平非相同领域的人不一定了解;隐蔽在于其既不公开也不透明,像这个鉴定的专家意见能发到网上可是比较罕见的。由于这种特征,成果鉴定在有些人那儿就成了学士霸权为所欲为的场所,也成了把控学术利益分配的场所。个人认为易志坚的成果不应也不会推广到整个沙漠治理,因为沙漠的地理气候特征千差万别,只要能够解决特定地区的特定问题,就是好的成果,比如防风防沙,比如沙进人退地区。一种技术包打天下的思维要不得,也不符合辩证法。屈建军总结的所谓三点问题都有问题。  问题1,粘结剂不是直接改变硅元素,而是通过参杂植物性纤维而降低硅含量。以后其上生态系统的新陈代谢会进一步参杂,降低硅含量。  问题2,是否这全球完全消灭沙漠,不是科技人员的事,而是政府的事。提这种意见真是莫名其妙。  比如灭鼠,科技人员只管发明经济高效灭鼠方法,至于是否导致全球灭绝鼠类,就不是研发人员该管的事情。你不能因为别人的方法简单高效,来批评人家。  问题3,流动沙地是否有价值,也不是治沙科技人员管的事。比如你不能因为小白鼠有利用价值,就批评人家简单高效的灭鼠方法不对。你可以不投给小白鼠吃,甚至你还可以把小白鼠养起来。  如果专家们不是对技术本身提出质疑,而竟然是用“盲目的绿化沙漠是错误的,试图变大面积将沙漠为良田同样是错误的”来批评这个技术,那么首先中国所有治沙团队都应该解散,把钱用来建立沙漠自然保护区。@西北清风道长1 2017-12-09 17:00:24  个人认为易志坚的成果不应也不会推广到整个沙漠治理,因为沙漠的地理气候特征千差万别,只要能够解决特定地区的特定问题,就是好的成果,比如防风防沙,比如沙进人退地区。一种技术包打天下的思维要不得,也不符合辩证法。  -----------------------------  治沙,无非这么几点:怎么固定不让沙子流动、怎么固定水肥不让流失。从改善土壤力学特征入手让沙子固定下来,让水肥不易流失,从理论上是说得通的,关键是看成本,看投入产出比有没有使用性,这就要看其选择的东西的价格。当然,加入了化学物质,还要看有没有毒性,会不会造成环境污染。易教授这个办法可以把沙固定住,也有积极意义,就是成本太高;还不如把黄土高原的“胶泥”运到沙漠,效果不会比这种“植物胶”差,而且便宜得多。从陕北到河套地区沙漠,距离也不太远。从陕北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交界处把黄土拉到沙漠,改造沙漠成良田;这不是新鲜事,当地人早就这么干,效果也明显。  黄土高原的土粘性较大,但为什么黄土高原水土流失较大呢?请看著名专家朱显谟的研究成果:  1.在我国黄土高原的黄土中凝聚降落的“细粒团”较多。  2.这种细粒团粘性较大,较重。  3.这种细粒团中植生硅、铁、铝、钙、镁等矿物元素的相互作用促进了粘粒胶膜的形成。  朱显谟院士的结论是:黄土区的土壤侵蚀是以冲刷或推移为主,悬移或流失极少,因为粘粒并未悬浮分散而仍凝聚在一起。这种情况就为他在1980年前提出必须把土壤抗侵蚀性分别为土壤抗蚀性和抗冲性二方面来研究的理论依据。同时也不难看出,当时土壤抗冲性研究的提出必将成为研究土壤侵蚀机理的巨大推动力。  这种“植物胶”其实还不如黄土高原的粘性黄土方便、有效。而且,黄土不要钱,只要点运输费。将黄土地的黄土运到毛乌素沙漠改造沙漠,当地农民早就这么干了。如果成本太高,农民也不会这样干。昨天新闻联播报道亿力集团改造沙漠成效显著,获得联合国环境奖,他们就是这样干的。郑永春提出的国家财政支持300-500元/亩,超过易教授2000元/亩~5000元/亩的成本。  但这也不是问题。  国家如果能够给予土地政策,比如免费给租50年~70年。那么只要找到超过5000元/亩的收入方式,就可以覆盖成本。  比如找到100元/亩/年的收入方式,那么50~70年就能累计5000~7000元了。  总之,不能把财政补贴作为唯一收入来源啊。  评审专家们要做的是确定该技术是否真实、可行。别扯其他的。  如果技术是真实可行的,那么当然就应该找个愿意给政策的省市成立公司。若能给我原始股,我肯定愿意投资啊。  你酸酸得说什么“不能排除利用项目获取不正当资金的可能”,有毛用。@难容错 2017-12-09 17:32:25  郑永春提出的国家财政支持300-500元/亩,超过易教授2000元/亩~5000元/亩的成本。  但这也不是问题。  国家如果能够给予土地政策,比如免费给租50年~70年。那么只要找到超过5000元/亩的收入方式,就可以覆盖成本。  比如找到100元/亩/年的收入方式,那么50~70年就能累计5000~7000元了。  总之,不能把财政补贴作为唯一收入来源啊。  评审专家们要做的是确定该技术是否真实、可行。别扯其他的。  如果技术......  -----------------------------  这里面有个问题,财政支持300-500元/亩是指年度还是总体补贴经费?如果是总的补贴经费,以前报道的那些沙漠治理拿得下来么?比如草方格,草的收购运输价格每亩成本多少?人工成本多少?成功治理一块沙地需要多少年?恐怕连人工费都不够吧?ABCD四位教授,给四人相邻各划出十亩沙漠,看谁能花最少的钱把它变成绿洲。其他废话少讲。  几几歪歪讲半天,最后花了钱又没办成实事的那位嘴炮砖家,关进大牢反思过错。敢去挑战吗?我为易教授点赞。心忧沙漠的人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因为他们同情沙漠地区人的困苦;立志要拯救受苦的人。当然这种植物胶目前还不完善,大家应该献计献策,群策群力,共同努力攻克难关才是。不应该冷嘲热讽。@独峰驼C 2017-12-09 22:00:15  沙漠种植的核心问题是保水、保水有两个途径:1、防蒸发、用大棚既透光又可以杜绝和减少蒸发,2、防向下、向周边渗漏、提高地下水位、解决办法:造一个0.5----1米深的方槽、槽内的四边和槽底用水泥、厚塑料膜、沥青密封、再在上面覆土种植、(这样降雨和人工浇的水至少可以保持在槽底、就是毛细作用都能保证植物生长的水分所需了。)如果这个槽高于地面还可以防风沙。  -----------------------------  现在沙漠种水稻就是在稻田底铺塑料膜。不必搞大棚,可用塑料地膜直接覆盖沙漠取水。白天地表温度高可汲引地下深层的水上升。晚上把地膜取掉,让空气中水汽冷凝在沙漠表面。白天又覆盖地膜。如此反复进行,不就会增加沙漠表层的水?很多人都知道,只要在沙漠挖个洞,洞底铺张报纸,洞口用塑料膜封住,太阳晒几小时,再看洞里的报纸会被水湿润。其实当然会影响大气环流,水就这么多,你沙漠变绿洲了,那其它地方就会缺水了,这个没有问题,水主要产生于海洋的蒸发。所以说这个技术不能说完全是水变油的闹剧,可以局部推扩,的确不适合大规模推广。  风隐尘:  地球能够随载的人就这么多,现在人类七十亿,那人类就会让不少动物死,让不少资源枯竭,如果再增加到一百亿以上,那沙漠化的地区更多,人其实就是地球最大的害虫和污染者。所以现在不要动什么让沙漠变绿洲的瞎想了,想一想如何让人类停上继续大量增加了,这才是大问题。  -----------------------------------------其实就算有什么好技术,也不能大量推广开来的,现在垃圾人口实在太多了,自然规律,生了养不知就要饿死,结果人类却用科技把这个自然规律打破,导致大量的农药化肥产生,也导致大量的垃圾人口越来越多,最后资源被消耗尽,土壤被污染,土地变沙漠,让其它大量的物种消失。这就是人类带给地球的大伤害。  看看现在北方弄的天燃气不够了吧,又赶紧把华能的燃煤项目开启了,这时如何不执行严格的环保法了呢,北方人烧热气,不能降十度的吧,这简直是大浪费了吧。现在美国不止自已在控制人口增加,而且也是在想法在消灭垃圾人口,现在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其实就是向垃圾人口垃圾宗教的宣战,希望中东越闹越乱越好,死的人越多越好,最好扔几颗核弹把垃圾人口完全消灭,就不存在什么,让沙漠变绿洲的问题了,那里本来就不该大量出现人口的。就是因为大量出现人,才把那里由绿洲变成沙漠了。所以根本是人身上。最大问题根源不解决,你弄其它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从报道视频中看到最起码保水效果确实不错,并且试种效果有实例。至于适不适合大规模推广需要时间验证,其实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不应该是技术专家考虑的事。这个就好比一个可以看的见的创业项目,有风险,但风险与收益成正比,现在能不能大规模应用可以让市场来检验了。  现在为止个人就百度上了解的情况看,保守点说单单是生活在沙进人退地区有想法的人,这个绝对是个不错的创业选择。报道上写着的有2000每亩的成本,又有写到亩投入10000的。就按10000元亩投入的成本折算三年,能找到亩产年收入加补贴在3000元的种植物就完全可以上了。再把规模化机机械化搞上去,就报道上若有若无的数据,亩产投入成本控制在2000千内好像不是不可能,真要是那样,就算种上小麦和玉米也能一年回本后多少年无忧那也算捡到宝的项目了。于社会有正面价值,于经济收益稳定长期还无限大,现在下手干正当时。